我的大部分工作是做基础研究

她被关起来以后我作为父亲是很心疼的